主页 > 未解之谜 > 正文

给你一亿酬劳来帮助我找到外星人吗?

时间:2019-10-22 11:42

最近,亿万富翁尤里·米尔纳(yuri milner)投资1亿美元寻找外星人,并计划启动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大的智能生命搜索。 这个项目叫做“突破聆听”。对于那些致力于这种工作的人来说,这笔钱实在是天上掉馅饼,因为为外星生命寻找资金变得越来越困难。多年来,寻找资金、与批评我们为什么寻找外星生命的批评家的斗争,以及缺乏来自我们外星邻居的任何信息,使得这项工作特别困难。 这个研究领域是寻找外星文明,特别是已建立的技术文明的生命。该实验旨在探测宇宙中的非自然电磁波,如无线电波或激光信号,因为只有复杂的文明才能发送这样的信息。 致力于这项研究的项目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一些大学和研究机构中,每一个都有稍微不同的方法和策略,但它们的目标是相同的,即寻找聪明的邻居。

美国宇航局曾经有自己的项目,每年拨款1000万美元,但在1993年,美国国会收回了这笔钱,此后再也没有收回过。今天对外星文明的探索是在其他地方进行的,比如SETI研究所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哈佛大学,它们基本上都是由私人资金资助的。 美国宇航局已经投资数百亿美元寻找地球以外的生命,而不仅仅是拥有科技文明的生命。最明显的例子是机器人火星计划,如凤凰号着陆器(投资4.8亿美元)和好奇号漫游者(投资25亿美元),它们的任务是寻找对生命至关重要的液态水和有机物。计划于2018年发射的詹姆斯·韦伯太空望远镜(87亿美元)将通过分析太阳系外行星的光谱来寻找这些行星上的微生物。 有了这些项目,美国宇航局将不再寻找绿色小人,而是寻找最基本意义上的生命。即使是小单细胞微生物,如果在我们宇宙的其他地方发现,也会翻开革命性的一页。 寻找微生物仍然是美国国会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资助的优先项目,而寻找智能生命只能从汤里攫取剩余的水。因此,对于许多寻找外星智慧的科学家来说,米尔纳1亿美元的投资改变了一切。

我们如何寻找智慧生命? 假设你是一个遥远星球上的外星人,站在自己的星球上看着地球,心想,“那里有智慧生命吗?” 那么,我们如何向宇宙暗示地球人是智慧生命,是科技文明的生命呢? 现代人类从20万年前开始进化,但是向太空发送信号表明我们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是“聪明”的人。发送电磁信号的人类技术,如无线电和电视,绝对揭示了我们的存在。 许多人认为希特勒在1936年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是人类向宇宙发出的第一个智能信号。希特勒的演讲以足够穿透地球电离层的高频率播出。一旦进入太空,这个信号就能以光速穿越宇宙,一直向前移动,而且它移动得越远,它就变得越弱。

作为一个在遥远星球上的外星人,你是否能接收到这个广播取决于你到地球的距离、你的位置和你接收器的灵敏度。 从那以后,人类一直通过手机、电视广播、卫星广播和其他媒体向宇宙发送我们存在的信号。这是地球上有智慧生命的证据,他们期待拥有相当多技术的外星人在100光年内探测到自己。 在地球上,我们将射电望远镜指向天空,寻找来自其他外星世界的这种信号。基本上,我们的实验是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法来监控宇宙。 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发现外星生命? 作为新来者,我们寻找外星生命的技术还不够成熟。直到那时,我们才开始通过开普勒太空望远镜发现类似地球的行星,科学家认为这些行星很可能是“可居住的”。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据我们所知,只有在正确的位置和大小的行星才能孕育生命。

自1960年著名天文学家弗兰克·德里克的现代实验(代号“Ozma”项目)以来,我们一直在寻找智能生命。开普勒太空望远镜出现之前,科学家大多研究邻近地区,寻找最好的,做最坏的打算。 “突破性聆听”希望解决困扰寻找外星智能生命研究的问题。现在我们对方向有了更清楚的理解,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望远镜和科学家的努力。“突破监听”的搜索范围是以前设备的10倍,扫描的射频频谱是以前设备的5倍,速度将提高100倍。有了西弗吉尼亚的绿色海岸射电望远镜和澳大利亚的公园望远镜,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望远镜,将会节省很多时间。有了加州相对较新的自动行星探测器,我们现在有能力搜索激光传输。 资深天文学家、寻找外星智能生命研究所主任塞思·肖斯塔克(Seth shostak)认为,除了有更多的时间通过望远镜进行观察之外,范围的扩大主要是由于数字技术的不断进步。他说这些改进“让人们能够看到更宽的无线电频率,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。”弗兰克·德里克在做“Ozma”项目时,一次只观察一个点。

今天,我们同时观看数千万个频道。随着数字电子技术的进步,很快就有可能将频道数量扩大到上亿甚至十亿个。寻找外星智慧和文明,就像给库克船长提供一艘蒸汽船来代替他的旧煤船。这对他探索南太平洋大有帮助。他将航行得更快,更快找到澳大利亚。" 为了分析这些数据,该项目将利用众包的力量。突破听力将与伯克利的SETI@home小组合作,该小组拥有数千万志愿者,使用计算机的免费服务器处理数据。米尔纳还表示,这些信息将被公开,以便公众能够参与搜索。 然而,在寻找外星智慧生命时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效率和广度。我们的太阳系已经存在了46亿年,但我们真正的“倾听”只有50年,错过了许多可能已经消失了数百万甚至数十亿年的科技文明。或者他们还在那里,但是因为他们离我们很远,他们的信号还没有到达我们这里。

这个观点也有助于我们回答这个问题:如果外星人还在那里,并且他们能探测到我们的信号,为什么他们不寻找我们呢?尼尔·德格拉斯·泰森的《太空纪事报》讨论了这个问题:“据我们所知,数百年前外星人可能试图联系我们,但结论是地球上没有智能生命,他们目前正在寻找其他地方。还有一种可能性可能非常令人不安:外星人已经意识到我们的星球上居住着技术先进的种族,并决定不与我们联系。” 当然,我们可能是宇宙中唯一的家庭。 倾听和信息传递 我们一直在无意识地向太空“泄漏”信号,但是寻找外星智能还有另一个方面,即主动“泄漏”。这要求我们使用我们最强大的射频机器向最近的星球发送信息。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个想法。

例如,斯蒂芬·霍金警告人类在向外星人透露我们的存在时要小心。他在纪录片《走进宇宙》(Into the Universe)中说,“如果外星人来到我们这里,结果对美洲土著人来说可能和哥伦布登陆美洲大陆一样糟糕。 即便如此,到目前为止,我们已经向太空发送了10条活跃的星际无线电信息。最强大和最著名的是1974年从波多黎各阿雷西博发出的阿雷西博信息。信息有3分钟长,是由1和0组成的一串数字,包括太阳系地图、人类基因信息、地球人的图像等。 这些信息的目标是一个离地球大约25,000光年的球状星团,也就是说,他们需要24,958年才能接收到我们的信息。如果他们给我们答复,我们需要25,000年才能收到答复。当然,这种交流显然是不现实的,所以阿雷西博信息充其量只是一种技术演示,而不是一种认真的接触尝试。 然而,如果有其他智能生命,那可能是几光年之外,但是他们的通讯方式可能不同于我们地球人的通讯方式。对话的基础是相互思考和耐心。

我们如何为一个完全陌生的生命形式设计一个可以理解的信息?在地球上,人们经常认为数学是通用语言,但是在另一个星球上仍然是这样吗? 这个话题已经研究了很多,米尔纳希望通过“突破性聆听”再次推动这项研究,构建一个完全代表人类和地球的数字信息。至于这个消息是否会被发送,还没有得到确认。 1亿美元买生活 弗兰克·德里克(Frank derek)在2016年初的一次采访中表示:“寻找外星智慧生命项目目前情况不佳,由于缺乏资金,有崩溃的危险。尽管美国宇航局将关注外星生命视为其主要目标之一,但投资为零。这是一个大问题。” 大型射电望远镜维护和操作费用昂贵。西弗吉尼亚的绿色海岸望远镜是世界上最大的望远镜,能够以大约800万美元的年运行成本完全运行。

利克天文台是世界上第一个位于山顶的永久性天文台,每年需要大约250万美元。在过去几年里,这两个家庭都面临着资金完全流失的危机。 澳大利亚公园射电望远镜也在2015年削减了预算。 与此同时,科学家们很快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行星,大小刚刚好,离他们的恒星不远,很可能位于适合生存的可居住区。这些行星已经成为我们寻找智慧生命的最佳行星。 数字电子技术和计算机也遵循摩尔定律变得更快更便宜。如果有资金,这些技术可以用来搜索更广阔的天空。 米尔纳的1亿美元来得及时,令人兴奋。突破性聆听将在未来10年花大量时间在这些望远镜上,为这些项目注入活力。 我们不能保证用这笔钱能找到外星生命。这将花费很多钱,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来克服许多困难。

然而,对许多人来说,探索智慧生命本身是值得的。只要像尤里·米尔纳这样的人买单,搜索就一定会继续。